专家视点
洞察|金鹰基金一年半董事长、总经理、督察长全变更人事动荡致规模下滑近四成
2020年01月08日

  关于金鹰基金总经理刘志刚离职的市场传闻终于落地。1月4日,金鹰基金发布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公告称,公司总经理刘志刚因个人原因离任,离任时间为2020年1月3日,公司副总经理姚文强代任总经理一职。

  公开资料显示,刘志刚于2007年10月至2010年7月任工银瑞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产品开发经理,2010年7月至2013年5月任安信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产品部总监,2013年5月至2018年9月任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量化投资部总经理、基金经理等职务。2018年10月加入金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副总经理职务,2019年3月5日升任金鹰基金总经理一职。

  姚文强,1997年9月至2002年3月任上海中央登记结算公司深圳代办处主管,2002年4月至2003年5月任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市场部高级经理,2003年6月至2004年5月任汉唐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市场总监,2004年6月至2008年3月任招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营销管理部总经理助理,2008年4月至2016年7月任国投瑞银基金(博客,微博)管理有限公司华南总部总经理,2016年8月至2017年2月任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南方总部总经理,2017年3月加入金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一年半董事长、总经理、督察长通通变更

  事实上,从2018年8月25日以来,金鹰基金发生了剧烈的人事变动,短短一年半以来,不仅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督察长通通换了个遍,总经理一职更是经历了三任领导。

  和讯基金梳理金鹰基金人事变动如下:

  2018年8月25日,原国联安副总经理满黎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2018年8月26日,原督察长李云亮因个人原因离职;

  2018年8月26日,原副总经理曾长兴转任公司督察长;

  2018年9月22日,原副总经理陈瀚因个人原因离职;

  2018年11月16日,东旭集团董事长李兆廷担任公司董事长;

  2018年12月5日,董事长李兆廷代任公司总经理(法定代表人);

  2018年12月22日,原东方基金量化投资部总经理刘志刚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2018年12月29日,原副总经理满黎因个人原因离职;

  2018年12月29日,原总经理刘岩因个人原因离职;

  2019年3月5日,原副总经理刘志刚升任总经理;

  2019年8月13日,博时基金南方总部总经理姚文强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2019年9月10日,原督察长曾长兴因个人原因离职;

  2019年9月10日,原第一创业证券资产管理部运营部负责人徐娇娇担任公司督察长;

  2019年12月10日,原广州证券副总裁刘盛担任公司首席信息官;

  2020年1月3日,原总经理刘志刚因个人原因离职;

  2020年1月3日,原副总经理姚文强升任总经理;

  2020年1月3日,原首席信息官刘盛担任副总经理。

   人事动荡或源于股权变更

  亚马逊的蝴蝶煽动翅膀,就可以引起美国的一场龙卷风,金鹰基金本次的人事动荡或许就很好的诠释了这种神奇的蝴蝶效应。

  2019年1月10日,中信证券(600030,股吧)公告将耗资约134.6亿元收购广州证券100%的股权。

  广州证券曾为金鹰基金的第一大股东,金鹰基金曾于2017年发生过股权变更,公司原股东美的集团、东亚联丰投资管理公司将股权转让给民营企业东旭集团,东旭集团入主金鹰基金成为第一大股东;广州证券退居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4.01%;广州白云医药集团为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8%。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信证券收购广州证券事项的推进,金鹰基金的股权结构再次面临变更。根据《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一家机构或者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多家机构参股基金管理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两家,其中控股基金管理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一家。”

  中信证券控股华夏基金,中信信托参股中信保诚基金,中信系已经有两家基金公司。在收购广州证券后,中信证券将同时成为金鹰基金的股东,将面临公募基金的股东只能控股1家基金公司的规定。要完成对广州证券的收购,将不得不剥离广州证券持有的金鹰基金股权。

  随着股权变更,金鹰基金也开始了这次人事巨震,2018年9月和12月,金鹰基金原副总经理陈瀚和原总经理刘岩先后离职。陈瀚在加入金鹰基金之前,曾任越秀集团高级经理,而越秀集团是广州证券的大股东,刘岩则担任过广州证券资管部总经理。

   “辱骂门”引起业界哗然

  刘志刚升任金鹰基金总经理不久后,却因“辱骂门”被推至风口浪尖。2019年7月19日晚间,金鹰基金一份《关于身份可疑人员干扰公司运营的情况报告》而曝光至公众面前,牵出“基金圈辱骂门事件”。金鹰基金在报告中称,7月19日上午,国开泰富时任总经理杨波曾拜访金鹰基金总经理刘志刚。“两人并不熟悉,仅见过两次面。两人在总经理办公室交谈,期间杨波质问我司总经理刘志刚为何对抗股东,且态度蛮横。我司总经理依法依规与其理论,并质问其身份和所说内容的事实依据。在被质问后,杨波气急败坏辱骂我司总经理‘你妈的,傻逼玩意儿’……其后杨波在我司北京办公区出言不逊,严重干扰我司投资业务开展……杨波见我司报警后,迅速逃离现场。”

洞察|金鹰基金一年半董事长、总经理、督察长全变更 人事动荡致规模下滑近四成

  随即金鹰基金发布关于公文被泄露的声明,称公司会严肃核查,对相关责任人员作出严肃处理。

洞察|金鹰基金一年半董事长、总经理、督察长全变更 人事动荡致规模下滑近四成

  杨波,也算公募基金行业新任总经理,其履新国开泰富基金总经理一职的时间刚满一年。公开资料显示,杨波于1997年7月-2001年9月,任职于天津磁卡(600800,股吧)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8月-2015年2月,任职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3月-2018年3月,就职于泰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2018年4月至今,就职于国开泰富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2018年6月11日起担任国开泰富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而在“辱骂门”发生后不久,2019年8月7日,国开泰富发布公告称,杨波已于2019年8月1日离任,总经理一职由副总经理朱瑜接任。但是,有关杨波质问刘志刚“为何对抗股东”的原因及动机,以及整个事件的真相,至今仍是谜团重重。

  不过此前市场也有传闻称,国开泰富基金总经理杨波或将接任金鹰基金总经理,取代刘志刚,因而两人矛盾重重。不过,此传闻也无法得到核实。

   管理规模较顶峰下滑近4成 旗下近半产品回报低于10%

  在业内人士看来,高管的变动,尤其是公司一把手层面的变动无疑将对基金公司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并且是全面的、系统性的长远影响。一把手的风格往往会影响甚至决定一个公司的人事、财务等关键政策。高层的频繁变动,可能导致人心浮动,在业务层面,则可能影响基金经理能否安心做投研;对公司治理而言,也会影响其连续性。

  数据显示,自成立以来,直至10年后的2012年末,金鹰基金管理公募基金规模才破百亿,随后2013年至2014年末又降至百亿以下,2015年至2017年末,金鹰基金管理规模分别为111亿元、250亿元、448亿元,2018年3季度末金鹰基金管理规模达到658.90亿元的顶峰,截至2019年4季度末金鹰基金管理规模为414.17亿元,较顶峰大幅减少244.73亿元,下滑近4成。

  从金鹰基金的财务数据来看,2019年上半年,金鹰基金实现净利润1933万元,同比减少1082万元,降幅达到35.88%;销售净利率则由2018年同期的14.81%降为11.25%,同期ROE则由4.47%降为2.66%。

  从上述数据不难发现,自2018年3季度开始的人事动荡对金鹰基金的经营情况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

  基金产品业绩方面,截至2019年4季度末,金鹰基金旗下合计有16只产品回报超30%,10只产品涨幅超40%,3只产品涨幅超60%,其中金鹰主题优势涨幅达到62.95%,同类排名93/746。但金鹰基金旗下有净值统计的61只产品中,仍有近半回报低于10%,甚至于有1只产品回报为负,ifind数据显示,2019年净值涨幅为-6.16%,同类排名1292/1294,几近垫底。

  值得注意的是,在发布总经理变更公告的同日,金鹰基金还发布了一则关于公司股权变更的公告,公告称,经金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审议通过,并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复核准(证监许可[2019]2306),本公司原股东广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本公司24.01%股权转让给广州越秀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本次股权转让后,公司股权结构变更为:东旭集团有限公司66.19%,广州越秀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4.01%,广州白云山(600332,股吧)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9.80%。本公司已完成股权变更事项的工商变更登记。

  自此,金鹰基金的股权变更事宜也尘埃落定,也希望金鹰基金因股权变更引起的人事动荡能够画上一个句号。今后能把持有人利益放在首位,给持有人更好的投资回报。

免责声明:本信息由第三方提供,不代表农行立场,本行对其所导致的结果不承担责任。
产品浏览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