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洞察|东方基金前基金经理“老鼠仓”获利近200万元,总经理刘鸿鹏任职不足两年,规模营收连续三年大幅下滑!
2019年10月28日

  根据中国庭审网近期公布的庭审视频节选了解到,东方基金前基金经理张洪建,在担任基金经理期间,涉嫌使用他人账户,与所管基金账户趋同交易。2019年8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张洪建涉嫌利用未公开交易一案。

  张洪建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在案扣押的人民币192万元作为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被告人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10日内通过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洞察|东方基金前基金经理“老鼠仓”获利近200万元,总经理刘鸿鹏任职不足两年,规模营收连续三年大幅下滑!

  趋同交易1亿元 非法获利192万元

  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自2014年12月至2016年7月,张洪建任东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权益投资部基金经理,主要负责东方龙基金,东方策略成长(400007)股票基金、东方新思路混合基金、东方创新科技基金、东方互联网嘉基金等5只基金的投资管理。

  庭审视频节选显示,任职期间,张洪建违反规定,利用其所掌握的未公开信息,使用其实际控制的刘某某、郭某某名下证券账户,同期其管理的5只基金账户,买入或卖出相同股票,共计趋同交易股票47只,趋同交易金额人民币1亿多元,从中获利192万元,张洪建于2018年9月25日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同时退还全部违法所得。

  Choice数据显示,张洪建,清华大学物理学博士,曾任银联商务创新业务部专员,平安证券综合研究所TMT行业研究员。2012年5月加盟东方基金,曾任权益投资部电子、传媒、家用电器、电气设备行业研究员,而后担任东方策略(400007)成长股票等多只基金经理,2016年7月离职。

  高层动荡导致规模减小 或间接导致内控缺失

  根据东方基金官网公告,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4年6月,注册地在北京。目前设立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四家分公司。是一家业务范围覆盖公募业务、专户特定资产管理业务、大资产管理服务等多个领域的综合型资产管理公司。股东包括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出资64%)、河北省国有资产控股运营有限公司(出资27%)和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出资9%)。

  总经理为刘鸿鹏,吉林大学行政管理硕士。1992年7月至1998年8月曾在吉林物贸股份有限公司、君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吉林省信托营业部任职;1998年9月至2004年4月,任新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同志街营业部副总经理、总经理;2004年4月至2011年4月,任东北证券(000686,股吧)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同志街营业部总经理、杭州营业部总经理、营销交易管理总部副总经理兼市场营销部经理、营销管理部总经理;2011年5月至2013年5月任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市场总监;2013年5月至2017年11月任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2017年11月至今任该公司总经理,任职不足两年,然而东方基金的高层动荡由来已久。

洞察|东方基金前基金经理“老鼠仓”获利近200万元,总经理刘鸿鹏任职不足两年,规模营收连续三年大幅下滑!

  早在2011年2月,东方基金一份长达3万多字的会议纪要被公开,将管理层之间的斗争内幕公布于众。时任董事长李维雄在会议上与当时的总经理单宇就付勇离职一事产生争执,李维雄直指单宇是付勇离职的幕后黑手,并列举了付勇对管理层失去信心的四件事。根据会议纪要,该会议召开于2010年2月2日。

  2010年8月东方基金原董事长李维雄也宣布离职。此外,当年东方基金还进行了董事会换届,董事会成员几乎进行大换血。2011年3月,东方基金宣布由时任大股东东北证券总裁、副董事长杨树财接任空缺董事长一职。不过,到了2011年12月,该公司董事长再度换帅,杨树财离职,崔伟接替。

  2012年4月,东方基金“内讧门”另一位主角、原总经理单宇也因工作调动原因离职,同月副总仝岩也因个人原因出走,9月公司总经理一职便由孙晔伟接替。进入2013年,人事变动仍未休止,继付勇之后的另一位明星基金经理,东方基金公司原投资总监庞飒在3月离职。

  2016年3月公司副总经理陈振宇因个人原因出走,同年8月,担任东方基金四年之久的总经理孙晔伟也宣布离职,高管层再现动荡,董事长崔伟代行总经理职务。

  数据显示,近年来,东方基金整体规模和营收出现明显下滑。截止目前,东方基金管理基金合计42只,资产规模199亿元,全行业排名76位,非货币公募合计134亿元。2015-2018年规模分别为283亿元、263亿元、201亿元、181亿元,营收分别为5.84亿元、4.81亿元、3.66亿元、2.55亿,管理资产规模和营业收入连续3年大幅下滑。

  不可否认,频繁的人事变动除了影响东方基金公司整体的规模发展和市场竞争力外,一定程度上或许还造成其内控缺失,间接导致本案发生。

  

免责声明:本信息由第三方提供,不代表农行立场,本行对其所导致的结果不承担责任。
产品浏览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