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论坛“设立离岸对冲基金的最佳实践及对冲基金架构与行政管理,SPC平台设立”讨论全文
2018年11月01日

  和讯基金消息 10月26-27日,由财视中国主办的“2018另类投资中国峰会”在北京召开。大华继显香港董事总经理曾育志主持“设立离岸对冲基金的最佳实践及对冲基金架构与行政管理,SPC平台设立”论坛,永丰金资产管理亚洲董事总经理林彦全,GFM资产管理注册投资顾问Tariq Dennison参加讨论环节。

  以下为讨论全文:

  曾育志:一开始我先介绍一下我们今天讨论的嘉宾,这一位是林彦全先生,林彦全先生是永丰金资产管理亚洲的董事总经理,林总经理在两岸三地的期货基金市场资历非常地丰富,也屡获基金管理服务投资顾问的奖项,他也是两岸三地各金融机构以及监管单位包括中国证监会的讲师,所以推广资产管理不遗余力,我们欢迎他。

  接下来这一位Tariq Dennison是有一个自己成立的公司,GFM,这个公司在境外管理个人退休帐户和管理养老基金。他是一位香港特许资产经理,也是美国的注册投资顾问,他有一本投资的专著。所以他对美国市场非常熟悉,也非常专精于境外有关投资和税务的问题,我们欢迎他。

  我本人是新加坡大华继显在香港的董事总经理。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是离岸对冲基金在境外的设立架构管理以及投资,我们会深入讨论境外基金管理,也会深入讨论境外资管的现况以及机遇。

  一开始我想先问林总,是不是可以依您的经验跟我们整理分享一下境外市场尤其是香港的资管市场的现况,以及跟国内市场比较起来有哪些不同的地方和相同的地方?另外是不是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这中间你所看到的机遇?

  林彦全:谢谢有这个机会可以跟各位分享一下。其实我本身早期是在台湾,1998年就出来在大中华地区,2002年的时候也在北京大学读书,所以林毅夫也是我们的指导教授。我们看两岸三地的发展,实际上我们在境内看,因为在对冲基金产业,实际上前一波的起源发展我们都认定是1970年、1980年代初。但是在我们华人地区,反而很多东西是跳跃式的成长,我们觉得刚好在现在这个行业里,我们的整个国力也起来了,实际上境内跟境外我觉得真的有一些机会。像我们之前主要是做这些量化的部分,国际上叫做CTA。我们发现不管是在境内的市场、内地的市场或者台湾的市场,实际上比较像是一个区域的概念。

  但是香港的平台,我们发现跟国际上是对接的,甚至有点无缝接轨。其实像我们现在发现,在香港的平台,连香港当地的监管机关也提到说希望也设计一个离岸中心的制度,你就不用去BBI、开曼,而且现在全世界也是有反洗钱的相关要求。反而我们华人地区在香港设立这种离岸机构成本是更低的,而且更好做一些控制。假设包含像“一带一路”这种国家的政策,我们在海外设立离岸的机制,因为毕竟有优惠的条款,你怎么再回来跟境内的公司企业对接,其实是有一些方式的。至于境内的资金怎么到海外去,像有一些外商银行,比如我们在内部用QD额度甚至可以连接到我们自己在海外、香港、离岸设立的这些机构,那实际上就是境内外国际通了。

  我们会发现全世界目前不同的对冲基金产业,不同的金融机构有去估AUM,这是资产规模,比如CSDN等等。目前大概是3.2万亿到3.3万亿,这边讲是3.3万亿。去年第四季有一个指标,量化的领域已经开始突破快到1万亿了,为什么?我们可以看到2008年金融海啸的时候,国际上比较好的这些策略,唯一全部都获利的就是管理期货CTA。但是2008年金融海啸过后市场上发生什么事情,我们觉得投资工具没有好跟坏,重点是怎么做投资组合管理。在2008年金融海啸过后,巨型的CTA,绩效表现就不像以前的获利动人。为什么?因为市场本质改变了,而且市场本质本来就是变,我们怎么去做应对?那才是我们在做的,甚至我们是投资管理、投资组合等等。美国SMP500的买卖中间的价差,金融海啸之前是2.5%,但是发生金融海啸之后缩到1.5以下,市场改变了,所以相应的策略是不是也要做调整?反而市场有一个大的回升,股债好了十年。但是回到现在不管是中美的贸易战还是市场的波动,像今年2月我们就发现跟之前美国CME face的指数,之前就在10,大家担心双倍,跳到10以上,这时候是什么策略比较好?尤其是在做量化的,反而是日内的In chuaday(英文音)交易会比较好,我们就看到说其实市场也在改变,那怎么去做一个组合?

  还有很多商务模型,你怎么去资源整合创造价值,包含现在境内的氛围,怎么去跟国际市场对接。还有一些你交易的商品是不是有流动性,你掌握的团队怎么把这个商务模型给跑起来,我觉得设立离岸基金,包含我们这些企业要发展和转型,我觉得有一个我们看到的趋势。包含我们在德国或者是欧美,我们也上了很多平台,实际上在找寻有亚洲特色的机构,我觉得这也是我们华人地区的一个机会。

  曾育志:接下来的问题问Tariq Dennison,您可以给我们讲一下如何能够使美国市场的离岸对冲基金更好地实践针对对冲基金架构和行政管理吗?

  Tariq Dennison:非常感谢大家!我们也是希望在我们美国发展的,同时也能帮助到全球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对冲基金的发展。我也可以给大家讲一下,在美国有不同的对冲基金种类,美国我们1940年就开始了,70年代初我们就有瑞士银行开通对冲基金的这些帐户。对于规则之下,我们的产品都是针对这些发展的。比如说可以连通中国、香港、以色列等等这些不同的国家,你的利率基本上都是能够共通的,也都是能够一体化的,能在这样一体化的利率之下使大家买对冲基金。就像我的同事之前也说过,对于我们的规则之下,也是能够使美国的这种基金转到,美国联接到香港,香港再联接到其他的地方,可以直接能够得到美国的这种对冲基金的一些产品,他们也能够有一个K1的表格,完全符合的是美国的税收制度。

  同时对于多数的外国人来说,特别是香港的一些投资者来说,他们并不愿意买美国的一些基金,他们必须要符合美国的税负和美国的这些税收制度。这样的一些制度之下,也是需要我们去找到中间地方,比如说爱尔兰,这样一来就能够适应不同的这些税收的变化,然后就可以使美国的这种产品能够通行到世界。

  曾育志:非常感谢您的回答。对您的大多数客户来说,您可以讲一下基金和SPC之间的区别以及优势吗?

  Tariq Dennison:当然了,对于管理帐户来说,对于客户来说,他们也是需要更好的管理自己的资金,他们也需要能够比如说买50的股票,他们也是需要有人能够帮助他们来购买。比如说就像你们买唱片的时候,就要买黑胶唱片,黑胶唱片存储的歌曲非常少,可能你有12首歌就要买好几张黑胶,每一个人都需要去买。对于基金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你买的同时,产品也包括了股份,这是一个整套的产品,也同时需要审计师来进行审计、管理等等这些全套的服务。比如说你对买恒生指数当中的基金,你买的就是整个恒生指数当中的基金。如果你是一个环境保护主义者,也是同样的一个道理,当你买这个恒生指数基金的时候,也是需要进行一些比较,比较SPC的情况。

  比如说在印度或者是韩国来说,也是需要去看待同样的道理。比如说我有50个客户,我就需要注册50个不同的帐户、50不同的ID。这样比如说设立一个基金,比如说在印度是一次的注册,就可以买印度其他的一些基金。对于中国大陆来说,也是同样的一个道理,股份联接也是同样的一个道理,比如说在印度一个市场就可以购买其他相关的一些不同的产品。对于在印度来说,我们比如说投资在印度,也是需要一些累计、叠加的证券投资组合,这样对于这些投资者来说他们就有了这种分离式的组合回报。

  从总体的角度来讲,SPC平台其实是你会引入到更多的技术当中,然后去用于管理这些分离式的帐户。

  曾育志:谢谢你的介绍。我们知道您经常代表CME参与亚洲的各项金融会议,CME是我们投资市场非常主要的参与者,想跟您请教这样的国际级的交易所,近年来积极在亚太区扩大部署,并持续举办金融的交流活动,可不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这里面代表的意义,以及这个市场存在的拓展空间和机遇?

  林彦全:像下个月我们跟CME这边包括在台湾地区,整个金控包括整个银行产业、证券期货业。我们发现包含CME,这些国际级的交易所实际上在全球的布局,就像我们内地也是一样,我们通过上海的交易所在上海自贸区设立了原油交易中心。不管是什么国家还是一些战略布局,还有就是实体经济的需求,实际上以交易所这个层次尤其是期货交易所,包含可以服务实体经济,也是一块。

  还有就是大家在国际的这些纵横联合的部分,一些重要的物资,你的定价权、交易流动性、服务实体产业等等,包含我们常常讲的期限套利,我是有这些物料、原油,或者我是做饼干的我可能是要小麦。从微观经济学来看,我这些企业是要去做一些避险、控制成本、应付未来市场不确定性。

  另外一个领域,这个风险就是市场供需,我们做对冲基金二级市场像CTA未来要更有流动性,还有很多的交易机会,我们就需要像期货期权这种衍生品的合约,甚至我们设计OTC的商品,甚至交易对手跟银行,甚至PB私人银行,去产生一些服务模型、产品去服务实体经济面,不同的策略定价等等的销售还有风险的控管。

  我举一个例子,假设我是二级市场,或者这个月全世界股票都不好、股市也不好,但是我们CTA的部分在这个月就创造了10%,我们怎么做?我觉得可以分享给各位参考。比如说我股票部分,我是做股票多空,假设我们时间推移往前一点,比如说2015年有一些事件导向的东西,天津有一个化学物品的大爆炸,这时候我们像我们在做交易的,尤其是做主观交易加上量化回测的,我们会想说有什么东西会受影响?第一时间会想这个化学品是做什么的,会把土壤熔化、把黄金给吸取出来吗?这时候一定会造成生产线一些东西的稀缺,所以我们会做多的黄金指数。

  另外空的那面是什么?我们发现整个供应链相关的,不管是大陆中国也好,亚洲和像美国,我们放空一些生产黄金的公司,因为原料稀缺,你产线加工能力就降低,甚至工人去休无薪假。短期是不是有一些交易机会?像我们的做法,我们放空一些黄金交易的工具,可能一个月就赚了10%或者15%。

  我刚刚有讲到市场的本质是什么?不断的改变,那我们有那么多的策略、那么多的工具,甚至对应到不同客户的需求,所以我们才会有离岸基金等等的架构符合这些客户的需求。以交易面来看,像CME这些商品其实是我们蛮需要的,比如说这些保险公司在香港他希望做什么?他一堆的股票现货或者这几年大家全球的债券买那么多,但是过去一年大家看,利率都是平平的,很多做固定收益的都不太好,那怎么增强收益?或者像这个月剧幅的跌幅,那怎么做避险和管理风险?就需要这些期货期权的产品。因为这个指数等于是市场隐含波动的变化,今年农历年之后,全球就开始改变了隐含波动率,市场解读越来越乱,对我们来讲越来越有机会。国际上很多在配置量化的部分,这些都是一些指标,包含我刚才提到市场改变了,隐含波动率起来之后,反而你在做日内In chuaday交易的部分可以加码这种比重,而且你也不用有大部位的留仓的风险。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的机会,包含境内境外去整合,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大趋势,谢谢!

  曾育志:谢谢林总对我们CME这么重要的市场做了非常详尽的解释。接下来我想跟Tariq Dennison谈一谈ETF,因为这也是我们市场很关注的一个问题。现在ETF的这种崛起,吸引了越来越投资者的注意力,您认为ETF是一种威胁还是说能给我们带来更多明显的机会?

  Tariq Dennison:当然肯定是很多的机会,尤其在初期是明显的。我们也不会把它看作是太大的威胁,因为ETF这种过去几年里你可以看到的一些主要的挑战,其实是可以从一些比较基本的点上看出来的。比如说它不像对冲基金那样,你需要去做很多很多的投资。其实做ETF是可以让你更多的接触到主流的市场去进行对标,同时可以给你出具一些替代性的另类政策,并且这种低成本的ETF模式可以给你带来更多的利益。当然我也和很多基金经理交流过这个问题,他们都觉得他们的基金现在发展的很快,尤其是随着ETF的出现也可以将它用作是一种工具,但其实你需要对它进行彻底的理解,它其实是一个完全具有可扩展性的基金模式。

  比如说你可以去进行一个资金的组合,或者你可以去进行多样化的组合,所以其实它的可扩展性非常高、并且开放性很强,当然可能你也可以去做一些套利的交易,让这样的一个交易成本更接近于整个市场,让它给你带来更多利益和回报。所以可能有很多对冲基金经理可能直接抓住这样一个机会,想利用ETF来为他们的投资策略制定一些战略,这样就会让他们的销售员可能每次都能够销售到数百甚至上千美元这样的单,希望能够在市场上进行流通,这是我们去分析它的一种方式。

  还有很多对冲基金经理以及ETF的大用户其实也是参与到里面的,我们讲到的不仅仅是对冲基金的经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用到标普500的指数来进行参考,就会发现有很多对冲基金经理对它是非常感兴趣的。另外还有一些大的客户,他们可能也有一些其他的战略,比如说你可以用ETF来进行一个资产上更好的管理,这也是一种很好的另类投资策略。

  曾育志:中美贸易战最近是一个话题,在这样一个波动的市场之下,基金经理人要如何保证客户的权益?甚至为客户的资产增值?从这里是不是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尤其是有哪些金融商品是我们在未来几个月甚至半年是需要我们特别去留意的?

  林彦全:我举一个例子,比如发生金融海啸的时候大家有什么感觉,那个月很恐慌,股票市场腰斩再腰斩,甚至有些两岸电视台的一些讲师跟你讲说快卖掉、一定要卖掉,越来越恐慌,那时候反而是很多价值被低估的机会,这是另外一个考量。反而你很辛苦的用高频交易做很多方法,不如在发生金融海啸的时候可能到12月还是隔年的1月,你买了一两张股票,可能第一天跌了10%,第二天跌了10%。有些投资者就说对吗,股票本来就是什么?要当这个公司的股东,那就是长期增值,实际上他们可能要做投机的。但是很妙,半年后、一年后,价格两三倍还给你,你什么事情也不用做。因为市场一直在变化,不同的策略在当下怎么去做?

  反推回来,像现在中美贸易的部分,欧洲又英国脱欧,气候大家又是气候异常,严寒一下又酷热,实际上对我们在做交易的其实是很多机会。为什么?比如说假设圣婴现象、严寒、或者夏天超级热的,可能第四季你是不是可以去买热燃油,同时做空原油期货,美国CME的东西也蛮多的。或者是说发生金融海啸大家觉得很恐怖,大家觉得安全第一,像现在这种当下,我假设是公募基金的经理人,假设我要避险,可能就像刚才讲的我去买反向的ETF,去做一些对冲。但是他可能可以设计一些产品,好,我可以转向成安全第一。我是不是去买那种大型的,比如说像美国各州有电信公司、水力公司、瓦斯公司,早期的基础建设投入就是大资本投入,现在每年假设不要发生大的天灾或者人货,比如瓦斯管爆炸,一般来讲每年就有固定的现金流收入。假如要做避险,假设刚好没有个股期货,可以用反向ETF看相关性,这也是一种方法。

  但是更主动式的,全世界开始有波动了,交易的标的或者美国要升息,要打仗了,甚至未来会有通货膨胀,那原油可能也会涨或者更有波动。通过这种吸引力的商品,金木水火土的这些东西,这些交易品种我们都可以拿来用。这是我们看到的机会。

  至于关注什么样的一些投资标的?因为我们刚刚讲到投资工具没有好跟坏,重点是市场怎么变,你怎么去跟市场应对去跳探戈。像做量化的大家会讲有些是加量,其实市场的基本元素就是量、价、实。在这些东西组合之后,就变成千变万化的。比如说我用形态变势,但是也不一定是非常的准确。假设很准确,大家都不会在这边了。比如像我预测未来市场走向,可能像我在预测气候台风,我可能用我的操作模型组合之后去研究,像国际上,只要大家有兴趣可以上TED的演讲,其中一个访问也提到一个重点,市场是在会变化的。现在交易策略怎么做补强?第一个量化的部位在增加,还有像欧美的这些州政府的老师或者是消防、警察的退休基金,他们在加大另类投资,也是里面很多是CTA量化或者股票多空的策略,这是大家可以多关注的。

  另外假设你是做项目的,就像我们在近期合作的对象是做房地产基金的,但是他觉得房地产后面会不会有一些系统性的风险?但是怎么去做避险?当然有一些ETF或者是什么样的方式,或者是保险再保险。但是对于我们来讲,可能这档基金投资欧美的房地产还是大中华、亚太区的,当市场不好的时候或者战争的时候,房地产会不会受影响?会。所以假设在房地产领域怎么去做?就是要买有人口流入的,或者这个市区的精华阶段,但是是被动式的防守。更主动的要想是不是10%、20%AUM里面的规模,来配置这种管理期货。因为市场上有风险的时候,黑天鹅出来,你透过这个CTA反而有机会把它变成白天鹅,就是帮投资组合做保险。所以我们发现实际上市场越有波动,或者有一个大的趋势出来的时候,对二级市场操作的对冲基金的经理人或者是公募基金其实都一样,就是很好的一些机会跟你重新去检视你投资组合的配置。

  因为像我们在台湾、香港也好,我们都有公募跟私募的基金也做量身订作的产品设计,我们发现实际上客户的需求真的是蛮多的。另外一个是安全的需求,就是说怎么去配合这些基金、离岸或者是这些监管,还有就是税务的规划,这是我们发现在国际上一个大的趋势。也借这个机会跟各位分享,谢谢!

  曾育志:Tariq Dennison你是否想分享一点?

  Tariq Dennison:你刚刚提到中美贸易战的时候,其实我也觉得这是一个我很感兴趣的话题,刚刚林先生他是说到了可以用一些不同的组合,比如说CTA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方式去规避风险,我们可能想要说的就是我们可以在信息、策略以及行为方面,都获得一些优势。比如说可能特朗普总统说到了一些金融风险、一些金融趋势,人们可能想要去抛售股票了。但这时候我们还是需要一些谨慎的考虑,我们现在非常忙碌地去观察中国市场、观察中国公司和企业,看一下他们做的是什么样的交易。如果说你问我在未来的一两年里面,中国市场上最大的风险是什么?那我觉得尤其是在信贷方面,一些信贷泡沫可能都会成为一个比较大的风险。另外中国还有一个“一带一路”倡议,这个“一带一路”倡议可能也可以很好应对中美贸易战带来的风险。所以其实你的问题可能有一些公司债务过多,或者他们的基础层面受到了一定的波动,但是在长远的角度来讲,就像刚刚我们所讲到的,其实我们现在想要找到的并不是一种一般性的解决方案,其实我们是想要具体地去分析这样一个问题,然后发掘出更多的机会。

  曾育志:今天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本信息由第三方提供,不代表农行立场,本行对其所导致的结果不承担责任。
产品浏览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