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验技巧
中俄印三国或将改写黄金货币交易 美元摇摇欲坠
2019年10月21日

  就在美国将黄金排除出全球金融体系后的48年,许多投资者认为黄金在货币体系中的作用已结束之示,但新兴市场和欧洲国家的同行却正在以50多年来未曾见过的速度在大量的增持实物黄金储备,这些都在预示着什么?

这背后体现的正是华盛顿把美元当作经济武器,使得各国越来越警惕美元,并已采取了一定的现实举措以绕开美元(或降低使用比例),并在银行的核心储备资产中寻找美元的替代品,比如,欧元、人民币或实物黄金等。

  这背后体现的正是华盛顿把美元当作经济武器,使得各国越来越警惕美元,并已采取了一定的现实举措以绕开美元(或降低使用比例),并在银行的核心储备资产中寻找美元的替代品,比如,欧元、人民币或实物黄金等。

  对此,俄罗斯经济部长马克西姆·奥雷什金(Maxim Oreshkin)10月13日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俄罗斯计划在全球能源交易中放弃美元,转而使用欧元和卢布进行货币结算,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对美元的依赖,“我们的货币稳定,为什么不使用它呢!”,这意味着,俄罗斯有望放弃美元用卢布和欧元结算包括石油和天然气方面的能源出口。

上个月,俄罗斯财政部长安东·西卢安诺夫(Anton Siluanov)还宣布,自2019年10月开始,将不再以美元贷款而转向人民币和欧元,同样在9月,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Rosneft正式宣布将以欧元取代美元,作为所有新的原油和成品油出口的默认货币。

  上个月,俄罗斯财政部长安东·西卢安诺夫(Anton Siluanov)还宣布,自2019年10月开始,将不再以美元贷款而转向人民币和欧元,同样在9月,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Rosneft正式宣布将以欧元取代美元,作为所有新的原油和成品油出口的默认货币。

  总的来说,俄罗斯中央银行最近的数据显示,在整个2018年和2019年,俄罗斯一直在稳步减少美元在国际储备中的份额,以选择增加黄金,人民币和欧元的持有量,据俄罗斯中央银行(CBR)在本月初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自2018年3月起的12个月中,美元所占份额从43.7%减半至23.6%,截止2019年9月13日,该国的国际储备规模为5312亿美元,包括外汇储备、黄金、特别提款权等。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0月2日援引俄罗斯央行网站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俄央行国际储备资产的13.4%位于中国,较去年增加8.7%,数据显示,中国成为俄罗斯央行国际储备资产最集中的外国国家,我们注意到,这种情况尚属首次。

所有这些举措之所以出现,是因为俄罗斯正在通过去美元化政策来快速减少对美元的依赖,对此,《货币战争》一书作者,资深经济学家Jim Rickards表示,十多年以来,全球货币分析师们一直在寻找全球主要储备货币重置迹象,这将削弱美元作为金融武器的角色。

  所有这些举措之所以出现,是因为俄罗斯正在通过去美元化政策来快速减少对美元的依赖,对此,《货币战争》一书作者,资深经济学家Jim Rickards表示,十多年以来,全球货币分析师们一直在寻找全球主要储备货币重置迹象,这将削弱美元作为金融武器的角色。

  我们注意到,虽然,当前,美元份额依然处于40年区间的中间位置,但外储管理者们已经开始逐步提高了其他非美元货币的配置,IMF在10月2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外储中美元占比降至近六年最低至61.63%(截止2019年6月),而且接下去还将一直是这样。

  同时,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全球央行越来越希望通过增加黄金敞口来实现资产多元化,且目前这种趋势还在继续。对此,IMI国际委员和国际货币金融机构OMFIF在日前发布的报告中称,全球正在迈向新的事实上的金本位标准,而美国,欧盟、俄罗斯和中国需要对黄金的战略价值进行联合重估。

该报告称,2018年,22个主要位于欧洲东部的央行购买了自1967年英镑危机以来最大金额的实物黄金,过去几年,包括德国、法国、荷兰、比利时、瑞士等许多欧洲国家将黄金运回国的行动,这是另一个迹象,表明我们正在接近美元与黄金彻底分手后四十多年以来以美元为主导的全球货币体系的尾声,这可能带来自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关闭黄金窗口以来最大的货币变化。

  该报告称,2018年,22个主要位于欧洲东部的央行购买了自1967年英镑危机以来最大金额的实物黄金,过去几年,包括德国、法国、荷兰、比利时、瑞士等许多欧洲国家将黄金运回国的行动,这是另一个迹象,表明我们正在接近美元与黄金彻底分手后四十多年以来以美元为主导的全球货币体系的尾声,这可能带来自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关闭黄金窗口以来最大的货币变化。

  今天,华盛顿可能会认为把黄金带回来支持美元是有用的。一些美国内部人士甚至公开呼吁回归过去的做事方式。比如,美国政府提名朱迪。谢尔顿为两位美联储理事人选之一,她主张恢复金本位制,事实上,早在2010年,世界银行前行长罗伯特佐利克就曾给英国金融时报写了一封题为恢复金本位的公开信。

亚历克斯穆尼议员(右)/CNBC
亚历克斯穆尼议员(右)/CNBC

  而数周前的一条财经新闻更表明美元在退回金本位上迈出了大一步,据外媒报道,亚历克斯穆尼议员向美联储提交了一项提案,试图将美国的货币体系撤回到之前的金本位制,并强调应该通过美元与黄金的再次挂钩来将价值注入美元。

  对此,瑞士贵金属顾问Claudio Grass也在近日公开发声,他认为,这都意味着这些国家或正在重新计划回到金本位制,与此同时,现在,中国和俄罗斯等多国逐渐看懂了法国在20世纪60年代的黄金意图,他们知道,美元将失去作为储备货币地位只是时间问题。

  紧接着,俄罗斯计划在全球能源交易中放弃美元外,俄央行也正在研究建立一个由黄金支持的数字货币的提案用于跨境交易,换句话说,就是新建一个锚定黄金的数字货币的金本位制。

  事实上,全球投资者并不知晓,看似强大的美元正在衰败中,世界大多数经济体都清楚,日渐衰弱的美国正在失去美元、石油等方面的优势地位,我们多次强调,在过去的48年里,美元对大多数主要货币的兑换汇率已经下跌了50-95%。

对此,OMFIF顾问委员会主席梅赫纳德·德赛在迪拜的一次会议上说,我们可以要求黄金被提名为特别提款权的一部分,这是我认为很可能发生的事情,如果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增加其官方黄金储备,这将更加容易。他们知道,美元将失去作为储备货币地位只是时间问题。此外,失去储备货币的地位之前,美元会提前崩盘,最终导致美元资产和债务崩盘。

  对此,OMFIF顾问委员会主席梅赫纳德·德赛在迪拜的一次会议上说,我们可以要求黄金被提名为特别提款权的一部分,这是我认为很可能发生的事情,如果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增加其官方黄金储备,这将更加容易。他们知道,美元将失去作为储备货币地位只是时间问题。此外,失去储备货币的地位之前,美元会提前崩盘,最终导致美元资产和债务崩盘。

  据世界黄金协会9月公布的最新数据,由中国、俄罗斯及波兰领导的全球央行在今年上半年购买了374吨黄金(同比增加达74%),这是自2010年全球央行购金出现净购买以来的最高年度累计水平,截止9月,俄罗斯官方黄金储备增加了100多吨至2298吨,同时,还在以比其它国家央行更快的速度在抛售美债置换黄金,另据中国央行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9月底,中国的官方黄金储备也已经连续10个月增长了约106吨,而2018年12月之前中国央行两年多来没有报告黄金储备增加。

梅赫纳德·德赛进一步补充称,中国希望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将黄金储备增加到至少8000吨。这将使中国在黄金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方面与美国和欧盟并驾齐驱。如果有必要的话,它将为中国、俄罗斯、欧洲及新兴市场的黄金联合升值开辟道路,以支持金融体系。

  梅赫纳德·德赛进一步补充称,中国希望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将黄金储备增加到至少8000吨。这将使中国在黄金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方面与美国和欧盟并驾齐驱。如果有必要的话,它将为中国、俄罗斯、欧洲及新兴市场的黄金联合升值开辟道路,以支持金融体系。

  显然,黄金正显著地重返世界金融体系,一个新的金本位制在没有任何正式决定的情况下诞生,虽然,G20会议没有举行任何会议把这个说出来,紧接着,俄罗财长安东·西卢奥洛夫也打破沉默发出公开警告称,“若我们的外汇储备和海外黄金若被查没,哪怕是有这样的想法存在,都会被视作金融恐怖主义和金融宣战”。

同时,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数周前称,在世界多国去美元化的时代,中俄印三国也即将做一件颠覆世界货币交易的事,俄罗斯央行第一副行长谢尔盖·什韦佐夫已经证实了此计划,并称,“我们正在进行商讨,以建立自己的世界货币黄金交易系统和新的实物黄金定价基准,并且项目将于今年开始实施第一步”。

  同时,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数周前称,在世界多国去美元化的时代,中俄印三国也即将做一件颠覆世界货币交易的事,俄罗斯央行第一副行长谢尔盖·什韦佐夫已经证实了此计划,并称,“我们正在进行商讨,以建立自己的世界货币黄金交易系统和新的实物黄金定价基准,并且项目将于今年开始实施第一步”。

  我们注意到,中俄印三国是全球主要的黄金生产国和消费国,所以,这三个国家的黄金交易所为绕开以美元定价为主导的英美黄金交易系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该外媒继续分析称,毫无疑问,俄罗斯等多国把黄金当成了一种重要的外储和货币资产,因为这可以给俄罗斯提供一种财富和货币力量,一种独立于外部金融市场和系统的财富和货币力量。

而这背后的信息是,中国、俄罗斯等新兴国家不掌握黄金国际定价权,因为,目前,拥有国际黄金定价权的只有纽约和伦敦的两家黄金交易所,不过,ZeroHedge称,上海黄金交易所正走在取得国际黄金市场定价权和话语权的路上,事情的最新进展是,中国将进一步提升包括黄金期权在内的重点品种的国际定价权影响力,分析认为,这或将是中国获得人民币黄金定价权的象征,最新消息显示,上海黄金交易所即将推出与COMEX黄金期货关联的全新T+N合约,这是实现人民币黄金基准价国际化所迈出的新步伐,另从9月9日起,也已正式开展人民币黄金期权仿真交易。

  而这背后的信息是,中国、俄罗斯等新兴国家不掌握黄金国际定价权,因为,目前,拥有国际黄金定价权的只有纽约和伦敦的两家黄金交易所,不过,ZeroHedge称,上海黄金交易所正走在取得国际黄金市场定价权和话语权的路上,事情的最新进展是,中国将进一步提升包括黄金期权在内的重点品种的国际定价权影响力,分析认为,这或将是中国获得人民币黄金定价权的象征,最新消息显示,上海黄金交易所即将推出与COMEX黄金期货关联的全新T+N合约,这是实现人民币黄金基准价国际化所迈出的新步伐,另从9月9日起,也已正式开展人民币黄金期权仿真交易。

不仅于此,据BWC中文网多篇持续跟踪报道统计,目前,已有包括德国、意大利、波兰、罗马尼亚、土耳其、奥地利、委内瑞拉、比利时、匈牙利、法国、瑞士及荷兰等12国已部分运回或宣布要运回存在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的黄金的进程,最新进展是,蒙古国、塞尔维亚和菲律宾也加入到增持黄金的行列。对此,华侨银行的经济学家称,全球央行倾向于在全球宏观经济环境不确定时增加黄金储备。

  不仅于此,据BWC中文网多篇持续跟踪报道统计,目前,已有包括德国、意大利、波兰、罗马尼亚、土耳其、奥地利、委内瑞拉、比利时、匈牙利、法国、瑞士及荷兰等12国已部分运回或宣布要运回存在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的黄金的进程,最新进展是,蒙古国、塞尔维亚和菲律宾也加入到增持黄金的行列。对此,华侨银行的经济学家称,全球央行倾向于在全球宏观经济环境不确定时增加黄金储备。

  而就在一个月前,英国央行行长卡尼也在全球央行年会上声称,降低美元地位的最好办法是可以用一种全球数字货币来取代美元,考虑到目前新兴市场国家正以50多年来未曾见过速度在增持黄金的同时,也在大幅度的减持美元储备的背景,由黄金支持的全球数字货币的发展可能将成为削弱美元在全球金融和外汇交易系统中的主导地位,且比大多数人预期更快结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开美元。(完)

免责声明:本信息由第三方提供,不代表农行立场,本行对其所导致的结果不承担责任。
产品浏览记录